首页 > 新闻 > 文学 > 正文

【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专题研讨会丨马克·布热津斯基访谈】 2019六

2019-08-29 22:02:19

 

QQ截图20190829225052

  ■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 

与马克.布热津斯基的对话,是从他眼中的邓小平聊起的。

1979年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在中美建交首次访问美国,下飞机后第一个行程就是布热津斯基家。

1

邓小平在布热津斯基家中

此前,时任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 布热津斯基受命秘密访华,与邓小平就中美建交问题进行了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非公开会谈。

会谈进展顺利,六个月后中美关系就迎来里程碑式的时刻:1979年1月1日,中美两国正式建交,当年农历春节期间,邓小平的专机就降落在了美国。

在自己家长,小布热津斯基第一次见到了邓小平,那一年他还不到二十岁。在他眼中邓小平精干、幽默,精力充沛。他们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下午,对中美关系的未来都很乐观。

 

2

小布热津斯基和邓小平

因为在中美建交上做出贡献,布热津斯基被载入中国外交史。小布热津斯基则因为父亲的缘故,走在了中美交往的最前沿。

1981年至今,他频繁拜访中国,从北京、上海、香港,到四川、贵州 他甚至还到过中朝边界城市丹东。四十年来,他始终相信中美合作为世界经济带来了极大发展潜力。

2009年,布热津斯基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美中关系总体而言是 良好、智慧和友好的 ,尽管在一些问题上双方存在分歧,但这些分歧并未对两国关系的稳定发展构成严重危害。

小布热津斯基则对CDF Insight说,2017年父亲去世前曾对他说:

中美两国经济存在着真正的相互依赖。忽视这一点会使我们陷入危险,欣然接受则对彼此都有利。

当时,邓小平转向国务卿,对他说: 国务卿先生,你要知道,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人口是女性。你做这样的事情时要小心。

大家都笑了。他很有幽默感。

CDF:1979年1月1日,邓小平到您家拜访时你负责接待他。你对邓小平的印象如何?

小布热津斯基:我还记得这样一个故事。1978年,当我的母亲陪同父亲去中国北京进行秘密访问时,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黄华负责接待他们。在国宴上,我的母亲坚持要举杯祝酒,这和官方的外交礼仪不符。

几个月后,当我的父亲和母亲在他们的家中接待邓小平和他夫人时,我父亲打趣国务卿赛勒斯 万斯说,我母亲上次祝酒之后,国务卿万斯先生就打算禁止她出国。

CDF:在中美建交关键时期,哪些人或者事件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?

小布热津斯基:邓小平想让中国走向世界。

要知道,邓小平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,曾靠着微薄的奖学金去法国留学。钱用完了他就在法国打零工,也是在那个时候,他看到了中国和其他地方的差距,并且,他相信中国能够进步。

因此,当他晋升为中国领导人之一并出任国务院副总理时,他希望让中国融入现代世界。

他觉得科学技术,西方的科学技术是一种可行的手段事实上,在1975年,邓小平在中国发表了一次非常重要的演讲,强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。

重要的是,吉米 卡特总统的回应也相当积极。

3

我父亲在促成正常化协议后,卡特总统做出了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中的第一次外交派遣,他派他的科技顾问弗兰克 普雷斯先生带领有史以来最大的科技代表团出访中国。

邓小平在国事访问期间来到美国时,他在华盛顿与通用汽车、百事可乐的首席执行官共进晚餐;在休斯敦的约翰逊航天中心,他坐进了航天飞机;他去了华盛顿州西雅图访问了波音公司总部;到佐治亚州的休斯工具公司了解钻头的生产。

这完完全全是一次关于科技的合作,这也影响到了邓小平对中国发展政策的理解。

CDF:您父亲、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中美建交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?

布热津斯基:要知道,我父亲并不是卡特总统在中美关系正常化中派出第一人,他派出的第一个人是国务卿赛勒斯 万斯,但他过于强调台湾,他在台湾问题上采取了决不妥协的强硬态度,中国方面根本无法与之达成共识。

总统卡特随后指示我父亲去试探,了解中国对世界事务的态度,寻找可能达成共识的领域。

美国的目的在于扼制苏联,中国希望利用西方的科学技术谋发展,这样的天作之合已经延续超过四十年。

CDF:那个时候美国的国内情况对中美关系正常化有何影响?

布热津斯基:美国当时立场有两点值得一说。

一方面,我们与苏联正在拼命较劲,我们希望制衡它。当时苏联在非洲扩张,他们在阿富汗、中亚的行动表明了这一点 当然,还有在他们在古巴的行动。所以,我们想找一个能平衡苏联的力量,那就是中国。

另一方面,我们同时还经历着能源危机。

有什么方法可以发展商业联系、建立经济桥梁,在欧洲、非洲和亚洲其他地区之间建立三边关系呢?我们认为关键在于中国。

4

CDF:从您父亲的角度看,上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得以正常化的原因是什么?

布热津斯基:认为有两点值得关注。首先,他认可双方有不同意见。

我们不是每件事都和中国人意见一致,我们不认同中国人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,对台销售军火即使在建交过程中也在继续,这是中国人所不接受的。但我们必须坚持,因为我们承诺过,中国当时也容忍了这一点。

其次,关系正常化是达到目的的手段,而不是目的本身。

当时我们还有其他重要的目标,最重要的是对付苏联的扩张,以及处理西欧恶化的形势,同时要通过广泛外交促进美国的经济发展,包括高速发展的亚洲。

日本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崛起的亚洲,我们也想分享亚洲崛起的成果,而中国是美国商界和贸易的重要机遇。

当下中美关系:

CDF:你曾想象过中国会发展如此之快,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?

小布热津斯基:你知道,我1981年去中国时对成都的第一印象是:一个数百万人的城市,道路脏兮兮的,街上用的是旧的军用车辆。现在我看CNN上,成都被介绍为一个未来的科技之都。

换句话说,中国的现代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更为迅速,这是谁也无法预言的。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。

与此同时,中国和美国一样,都有自己的内部挑战。

中国的挑战在于快速增长的老龄化人口,到2020年,超过三亿中国人会超过65岁,这相当于美国的总人口。中国该如何维持这一庞大人群的生活标准,这是我们都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我们也面临着其他方方面面的挑战,但如果我们密切合作,就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。

我父亲一生都在关注中国,他去世之前提到一件事。

他注意到两国经济愈加的相互依赖,两国经济之间存在着真正的相互依赖关系。如果我们在忽视这一点,这样做会使我们陷入危险;而如果我们欣然接受,则对彼此都有利。

CDF:在历史和外交背景下,你现在如何定义中美关系正常化的重要性?

小布热津斯基:数字可以说明问题,美国与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后,113个国家纷纷与中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。

中国对外开放的战略起效了,中国成为了国际社会的一部分。这一点从数字中就可以看出来。

你也可以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看到它的重要意义:你可以在中国中等规模的城市看到耐克商店;在中国的西部,人们能看美国电影;有中国投资者到欧洲投资、参股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项目,这就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净产出。

5

CDF:您认为两国关系是否正面临一个转折点?

小布热津斯基:是的。不是所有的关系都是完美的,贸易关系必须达到某种平衡。重要的是,双方都认识到中美关系可能进步,也可能倒退,它不会保持静止,它并非这种不变的关系。全世界都将会从这二者关系的进步中受益。

这对关系可以惠及很多方面,正和美日关系一样,通过一系列常规的,包括正式的或非正式的磋商,美国和日本成为了全球议题上真正朋友和伙伴。

这正是我们与中国之间地缘政治关系的未来潜力。

来源: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 


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文明长沙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5-2020

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